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阮氏宗亲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征集版主会员注册须知本站二维码
楼主: 阮寿海

解读阮葵生茶余客话卷一之《满文原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6-5-17 16:4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阜阳阮俞古 发表于 2015-12-6 22:47
明史·明史卷二百四十八  列傳第一百三十六·方震孺
明年,莊烈帝嗣位,得釋還。八年春,流賊犯壽州,州 ...

阮俞古宗亲,您造诣很深,佩服!我不是学历史专业的,更不通明清史,很难和您探讨!历史都是后人写的,后朝写前朝,有道是,历史大部分是猜想,少部分是偏见。过去常听人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因为不是学历史专业的,既不能分辩也不能为之打扮,我总觉得阮大铖有点冤!比如说他为清军唱戏,我以为他是戏剧家死前唱一唱也是可能的,他内心是什么?没有心理分析!有一句格言:女悲哭,男悲唱——潘长江在小品中就引用过,(当然不可能是潘长江自己写的稿子,是编剧写,他演而已)这男人悲了是“唱!”,阮大铖是戏剧家,诗词家,他悲时也应是“唱!”他唱完就自杀了!任由后人编写了,他管不了!很多姓阮的做了清朝良民,后人也做了清朝良民,但阮大铖却选择了死!可死了并没一死了之啊!
 楼主| 发表于 2016-5-17 16:4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阜阳阮俞古 发表于 2015-12-6 22:47
明史·明史卷二百四十八  列傳第一百三十六·方震孺
明年,莊烈帝嗣位,得釋還。八年春,流賊犯壽州,州 ...

阮俞古宗亲,您造诣很深,佩服!我不是学历史专业的,更不通明清史,很难和您探讨!历史都是后人写的,后朝写前朝,有道是,历史大部分是猜想,少部分是偏见。过去常听人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因为不是学历史专业的,既不能分辩也不能为之打扮,我总觉得阮大铖有点冤!比如说他为清军唱戏,我以为他是戏剧家死前唱一唱也是可能的,他内心是什么?没有心理分析!有一句格言:女悲哭,男悲唱——潘长江在小品中就引用过,(当然不可能是潘长江自己写的稿子,是编剧写,他演而已)这男人悲了是“唱!”,阮大铖是戏剧家,诗词家,他悲时也应是“唱!”他唱完就自杀了!任由后人编写了,他管不了!很多姓阮的做了清朝良民,后人也做了清朝良民,但阮大铖却选择了死!可死了并没一死了之啊!
 楼主| 发表于 2016-5-17 16:5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阜阳阮俞古 发表于 2015-12-6 22:47
明史·明史卷二百四十八  列傳第一百三十六·方震孺
明年,莊烈帝嗣位,得釋還。八年春,流賊犯壽州,州 ...

阮俞古宗亲,您造诣很深,佩服!我不是学历史专业的,更不通明清史,很难和您探讨!历史都是后人写的,后朝写前朝,有道是,历史大部分是猜想,少部分是偏见。过去常听人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因为不是学历史专业的,既不能分辩也不能为之打扮,我总觉得阮大铖有点冤!比如说他为清军唱戏,我以为他是戏剧家死前唱一唱也是可能的,他内心是什么?没有心理分析!有一句格言:女悲哭,男悲唱——潘长江在小品中就引用过,(当然不可能是潘长江自己写的稿子,是编剧写,他演而已)这男人悲了是“唱!”,阮大铖是戏剧家,诗词家,他悲时也应是“唱!”他唱完就自杀了!任由后人编写了,他管不了!很多姓阮的做了清朝良民,后人也做了清朝良民,但阮大铖却选择了死!可死了并没一死了之啊!
 楼主| 发表于 2016-5-17 16:5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阜阳阮俞古 发表于 2015-12-6 22:47
明史·明史卷二百四十八  列傳第一百三十六·方震孺
明年,莊烈帝嗣位,得釋還。八年春,流賊犯壽州,州 ...

阮俞古宗亲,您造诣很深,佩服!我不是学历史专业的,更不通明清史,很难和您探讨!历史都是后人写的,后朝写前朝,有道是,历史大部分是猜想,少部分是偏见。过去常听人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因为不是学历史专业的,既不能分辩也不能为之打扮,我总觉得阮大铖有点冤!比如说他为清军唱戏,我以为他是戏剧家死前唱一唱也是可能的,他内心是什么?没有心理分析!有一句格言:女悲哭,男悲唱——潘长江在小品中就引用过,(当然不可能是潘长江自己写的稿子,是编剧写,他演而已)这男人悲了是“唱!”,阮大铖是戏剧家,诗词家,他悲时也应是“唱!”他唱完就自杀了!任由后人编写了,他管不了!很多姓阮的做了清朝良民,后人也做了清朝良民,但阮大铖却选择了死!可死了并没一死了之啊!
 楼主| 发表于 2016-5-17 16:51: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阜阳阮俞古 发表于 2015-12-6 22:47
明史·明史卷二百四十八  列傳第一百三十六·方震孺
明年,莊烈帝嗣位,得釋還。八年春,流賊犯壽州,州 ...

阮俞古宗亲,您造诣很深,佩服!我不是学历史专业的,更不通明清史,很难和您探讨!历史都是后人写的,后朝写前朝,有道是,历史大部分是猜想,少部分是偏见。过去常听人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因为不是学历史专业的,既不能分辩也不能为之打扮,我总觉得阮大铖有点冤!比如说他为清军唱戏,我以为他是戏剧家死前唱一唱也是可能的,他内心是什么?没有心理分析!有一句格言:女悲哭,男悲唱——潘长江在小品中就引用过,(当然不可能是潘长江自己写的稿子,是编剧写,他演而已)这男人悲了是“唱!”,阮大铖是戏剧家,诗词家,他悲时也应是“唱!”他唱完就自杀了!任由后人编写了,他管不了!很多姓阮的(当然不单是姓阮的其他姓好一样的)做了清朝良民,后人也做了清朝良民,但阮大铖却选择了死!可死了并没一死了之啊!
 楼主| 发表于 2016-5-17 16:5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阜阳阮俞古 发表于 2015-12-6 22:47
明史·明史卷二百四十八  列傳第一百三十六·方震孺
明年,莊烈帝嗣位,得釋還。八年春,流賊犯壽州,州 ...

阮俞古宗亲,您造诣很深,佩服!我不是学历史专业的,更不通明清史,很难和您探讨!历史都是后人写的,后朝写前朝,有道是,历史大部分是猜想,少部分是偏见。过去常听人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因为不是学历史专业的,既不能分辩也不能为之打扮,我总觉得阮大铖有点冤!比如说他为清军唱戏,我以为他是戏剧家死前唱一唱也是可能的,他内心是什么?没有心理分析!有一句格言:女悲哭,男悲唱——潘长江在小品中就引用过,(当然不可能是潘长江自己写的稿子,是编剧写,他演而已)这男人悲了是“唱!”,阮大铖是戏剧家,诗词家,他悲时也应是“唱!”他唱完就自杀了!任由后人编写了,他管不了!很多姓阮的(当然不单是姓阮的其他姓好一样的)做了清朝良民,后人也做了清朝良民,但阮大铖却选择了死!可死了并没一死了之啊!
 楼主| 发表于 2016-5-17 16:5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阜阳阮俞古 发表于 2015-12-6 22:47
明史·明史卷二百四十八  列傳第一百三十六·方震孺
明年,莊烈帝嗣位,得釋還。八年春,流賊犯壽州,州 ...

阮俞古宗亲,您造诣很深,佩服!我不是学历史专业的,更不通明清史,很难和您探讨!历史都是后人写的,后朝写前朝,有道是,历史大部分是猜想,少部分是偏见。过去常听人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因为不是学历史专业的,既不能分辩也不能为之打扮,我总觉得阮大铖有点冤!比如说他为清军唱戏,我以为他是戏剧家死前唱一唱也是可能的,他内心是什么?没有心理分析!有一句格言:女悲哭,男悲唱——潘长江在小品中就引用过,(当然不可能是潘长江自己写的稿子,是编剧写,他演而已)这男人悲了是“唱!”,阮大铖是戏剧家,诗词家,他悲时也应是“唱!”他唱完就自杀了!任由后人编写了,他管不了!很多姓阮的(当然不单是姓阮的其他姓好一样的)做了清朝良民,后人也做了清朝良民,但阮大铖却选择了死!可死了并没一死了之啊!
 楼主| 发表于 2016-5-17 16:5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阜阳阮俞古 发表于 2015-12-6 22:47
明史·明史卷二百四十八  列傳第一百三十六·方震孺
明年,莊烈帝嗣位,得釋還。八年春,流賊犯壽州,州 ...

阮俞古宗亲,您造诣很深,佩服!我不是学历史专业的,更不通明清史,很难和您探讨!历史都是后人写的,后朝写前朝,有道是,历史大部分是猜想,少部分是偏见。过去常听人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因为不是学历史专业的,既不能分辩也不能为之打扮,我总觉得阮大铖有点冤!比如说他为清军唱戏,我以为他是戏剧家死前唱一唱也是可能的,他内心是什么?没有心理分析!有一句格言:女悲哭,男悲唱——潘长江在小品中就引用过,(当然不可能是潘长江自己写的稿子,是编剧写,他演而已)这男人悲了是“唱!”,阮大铖是戏剧家,诗词家,他悲时也应是“唱!”他唱完就自杀了!任由后人编写了,他管不了!很多姓阮的(当然不单是姓阮的其他姓好一样的)做了清朝良民,后人也做了清朝良民,但阮大铖却选择了死!可死了并没一死了之啊!
 楼主| 发表于 2016-5-17 16:54: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阜阳阮俞古 发表于 2015-12-6 22:47
明史·明史卷二百四十八  列傳第一百三十六·方震孺
明年,莊烈帝嗣位,得釋還。八年春,流賊犯壽州,州 ...

阮俞古宗亲,您造诣很深,佩服!我不是学历史专业的,更不通明清史,很难和您探讨!历史都是后人写的,后朝写前朝,有道是,历史大部分是猜想,少部分是偏见。过去常听人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因为不是学历史专业的,既不能分辩也不能为之打扮,我总觉得阮大铖有点冤!比如说他为清军唱戏,我以为他是戏剧家死前唱一唱也是可能的,他内心是什么?没有心理分析!有一句格言:女悲哭,男悲唱——潘长江在小品中就引用过,(当然不可能是潘长江自己写的稿子,是编剧写,他演而已)这男人悲了是“唱!”,阮大铖是戏剧家,诗词家,他悲时也应是“唱!”他唱完就自杀了!任由后人编写了,他管不了!很多姓阮的(当然不单是姓阮的其他姓好一样的)做了清朝良民,后人也做了清朝良民,但阮大铖却选择了死!可死了并没一死了之啊!
 楼主| 发表于 2016-5-17 16:54: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阜阳阮俞古 发表于 2015-12-6 22:47
明史·明史卷二百四十八  列傳第一百三十六·方震孺
明年,莊烈帝嗣位,得釋還。八年春,流賊犯壽州,州 ...

阮俞古宗亲,您造诣很深,佩服!我不是学历史专业的,更不通明清史,很难和您探讨!历史都是后人写的,后朝写前朝,有道是,历史大部分是猜想,少部分是偏见。过去常听人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因为不是学历史专业的,既不能分辩也不能为之打扮,我总觉得阮大铖有点冤!比如说他为清军唱戏,我以为他是戏剧家死前唱一唱也是可能的,他内心是什么?没有心理分析!有一句格言:女悲哭,男悲唱——潘长江在小品中就引用过,(当然不可能是潘长江自己写的稿子,是编剧写,他演而已)这男人悲了是“唱!”,阮大铖是戏剧家,诗词家,他悲时也应是“唱!”他唱完就自杀了!任由后人编写了,他管不了!很多姓阮的(当然不单是姓阮的其他姓好一样的)做了清朝良民,后人也做了清朝良民,但阮大铖却选择了死!可死了并没一死了之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