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阮氏宗亲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征集版主会员注册须知本站二维码
查看: 801|回复: 9

阮桃荣候选“中国好人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11-12 09:27: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记者从宁德市委文明办获悉,11月,宁德市刘向苏、林芝、阮桃荣等3位市民入选中国文明网“中国好人榜”身边好人候选人。同时,他们还入选了福建文明风“福建好人榜”身边好人候选人。
  据悉,宁德市推荐的宁德市边防支队飞鸾边防派出所民警刘向苏、霞浦县海岛九年一贯制学校高级教师林芝、周宁县李墩镇李墩村村民阮桃荣,于11月份分别入选中国文明网“中国好人榜”身边好人候选人和福建文明风“福建好人榜”身边好人候选人。市民可分别登录中国文明网(网址:www.wenming.cn)和福建文明风网站(网址:http://wmf.fjsen.com/)为他们投票,网络投票截止时间分别为11月30日和11月25日。(吴宁宁)

  阮桃荣:抱病照顾瘫痪丈夫二十余载

  阮桃荣家在周宁县李墩镇中心,与周围高大的水泥楼房相比,她的家门只有“一丈宽”,门面背后是她住了多年的土墙瓦屋。十几年前,因丈夫患肾病和中风导致瘫痪,欠下十几万元债务。阮桃荣长年悉心照料丈夫,并带领儿女偿还债务,却没享过一天清福,如今花甲之年的她也是白发苍苍,并患有心脏病和高血压,可她从没有怨言。!
  丈夫不幸患上肾病。每天天刚亮,阮桃荣收拾停当,她的丈夫李佛岁也醒了。阮桃荣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背起丈夫,小心翼翼地顺着狭窄的楼梯下楼,走到前厅后,将他慢慢放在休息床上。她这样做了整整三年。直至有一天,她在下楼梯时忽然感到头晕而跌倒,磕伤了头部,到医院检查后,医生告诉她,她不单患有心脏二尖瓣膜狭窄,还患上高血压,应静养休息,不能太劳累。她这才停止每天背丈夫上下楼。
  阮桃荣家在周宁县李墩镇中心,与周围高大的水泥楼房相比,她的家门只有“一丈宽”,门面背后是她住了多年的土墙瓦屋。十几年前,因丈夫患肾病和中风导致瘫痪,欠下十几万元债务。阮桃荣长年悉心照料丈夫,并带领儿女偿还债务,却没享过一天清福,如今花甲之年的她也是白发苍苍,并患有心脏病和高血压,可她从没有怨言。

  “丈夫患病后,有时性格变得跟小孩一样,我下楼他也要跟我下楼。”阮桃荣说,语气里充满爱意。阮桃荣如今已六十岁,她的丈夫李佛岁比她大十三岁,在过去年代,她是由父母包办婚姻的。那还是她十三岁的时候,当地农民生活艰苦,阮桃荣父母家甚至地瓜米都吃不上,而年轻时的李佛岁勤劳能干,种了番薯,家里还养两头猪。李佛岁家人也十分满意阮桃荣,于是这婚姻就定下来了。

  阮桃荣记得,当他们的大孩子3岁时,一天,李佛岁对她说,感觉脖子酸腿软,挑不动东西了。阮桃荣就让他在家好好休息,她将肥料挑到山上。然而,休息两天后,非但没有好转,相反开始发烧,眼睛鼻子都肿胀起来。到周宁县医院诊断后,医生说他是劳累过度,患上严重的肾病。
  从此,家里所有重担,都压在阮桃荣这个弱小女人身上。除了上山砍柴、种菜、养猪、养兔子、打工等,还要照顾年幼孩子的生活、读书。此外,她还要经常上山采摘草药。“丈夫每天都要喝很多药,采摘回来的草药要熬一脸盆。

  无微不至照顾丈夫。阮桃荣说,丈夫患上肾病后,人变瘦了,但饭量却很大,刚吃过就喊饿,丈夫一天要吃七八顿。每天早上起来吃一顿,半响午饭前吃一顿,下午晚饭前要吃两三顿,而晚上八九点,还要吃些牛奶等才能睡。对此,阮桃荣总是悉心照料,不曾有过一丝嫌弃。

  由于丈夫不能干重活,且看病吃药需花很多医药费,1986年,为了改善家里的经济状况,一家人商量,到上海去做板材生意。阮桃荣将住房抵押,拼凑了5000元,一家人到上海,租了个门面,开一家大理石材店,但由于不熟悉生意门道,到年底时,不但没赚到钱,还亏了不少。那时,大儿子才16岁。
  1989年,大儿子已经19岁,他们又向亲戚朋友借了一万多元,半年后收回成本,生意有了起色,之后两年中,总算赚了两三万元。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天,李佛岁在吃饭时,突然跌倒,紧急送医院,手术医疗费花了十五万元。从此,阮桃荣和子女们开始漫漫二十年的艰辛还债之路。“几个子女十分懂事,常年在上海等地帮别人打工,每年还几万元。至今,还有两万元左右未还清。”阮桃荣平静地说,仿佛多年的艰辛生活只是稀疏平常事。令她愧疚的是,老实懂事的小儿子现在36岁了,因家里的状况,没有娶媳妇。
  从未放弃丈夫康复希望。“其实,我从没有放弃过希望,总是想着在我的照顾下,一天丈夫能奇迹般站起来。”阮桃荣说。就这样,在李佛岁因脑中风瘫痪的岁月里,她二十几年如一日悉心照料丈夫,无怨无悔。李佛岁由于半身瘫痪,只能躺在床上或坐在轮椅上,加上肾病,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夏天,为了防止丈夫皮肤生疮溃烂,阮桃荣每天给丈夫擦洗身子。丈夫吃的饭,都要放锅里煮得稀烂。喂食时还要非常仔细,一小勺一小勺喂。“他下半身没有知觉,喂饭时,如果大口就会塞住。”

  她还经常推着轮椅带着丈夫散步。夏天就推着轮椅到阴凉的弄堂或树荫下;冬天,就推到温暖的阳光下。
  其实,这些都算不上最辛苦。由于李佛岁年纪大加上肾功能衰退,一个晚上要起夜四五次。因此,每天晚上,只要丈夫稍微一动,迷迷糊糊睡着的阮桃荣马上起来,扶着丈夫方便后再躺下。有几次,丈夫心疼阮桃荣,想让她多睡一会儿,结果就自己拉到裤子上。对此,她从未有半句怨言。
  几年前一天,阮桃荣将丈夫背到前厅床上,盖好被子后,挑着肥料上山种菜。“不知怎的,那天特别烦闷,总觉得有不对劲。”于是,她早早收拾工具回家。回到家中,遇上7岁的小外孙女去上学,她顺口告诉外婆说,外公拿了10元钱让她帮忙买农药,说是要种菜用。阮桃荣顿时明白怎么回事,马上追问买的农药放在哪里。丈夫还跟她说没有买,结果,她在丈夫床头找到那瓶农药。她对丈夫说,你怎么这么傻,以后再也不能干这样傻事儿。而她丈夫说,你这样照顾我,我活得越久,只会让你受更多苦。阮桃荣说,你怎么能这么想呢?只要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一起努力,未来总会好起来的。在她的安慰下,丈夫打消了轻生念头。"

  困苦中她依然乐观坚韧。阮桃荣多年的邻居李秀银说,她丈夫手脚不方便,什么都依赖她,有时脾气不好,阮桃荣总是笑着对他。刮胡子、洗脸、洗脚、剪指甲、倒尿壶,阮桃荣照顾丈夫都很细心,平时哪里有娱乐的地方她都带着丈夫去。“她乐观友善,从来没有听她骂过丈夫一句,周围的邻居也都说,恐怕没人有像她这样了。”

  李佛岁由于身体不好,人到古稀,脾气也像小孩子,有时心情不好,常冲着照顾他的阮桃荣发脾气。她却总是和颜悦色地“哄”着老公,仿佛一点也不生气,也有邻居颇为不解,阮桃荣却总是笑着说,他骂就骂,自己不当一回事就好了。"

  困苦的生活并没有磨蚀她的乐观和坚忍。阮桃荣说,她不只一次梦见丈夫在她精心照料下奇迹般恢复过来。人们看到阮桃荣总是有说有笑,似乎在她内心并没有什么困苦和劳累,而熟知她家庭境遇的邻居们无不为她的善良、坚韧、大爱品质所敬佩。

  “别人看我十分不幸,我为什么还要在别人面前表现出不快呢?”阮桃荣说。对于现在的家庭,阮桃荣表现得很知足。她说,尽管这么多年一直都在还债,但经过子女的努力,债务只剩下两三万元了。她还说,由于自己开始享受低保,每个月有几十元保障,还享受农村医保,省去了许多医药费。尽管这些钱不多,但仍然感谢党和政府。她说,过去自己连吃的都没有,现在政府能关心到她,很欣慰。她说,一次,周宁县残联领导来看望她,还带来两百元慰问金。“我感到很开心,对丈夫说,政府现在很关心我们,还拿来钱,你一定要好好地活着,我们以后会越来越好。”

  她从没有对自己的命运抱怨,相反,总是满怀知足和感恩。她只是一个普通而平凡的农村妇女,但她确确实实感动了身边人们,让许多人看到她的不平凡,看到爱之伟大。来源:宁德市委文明办
周宁县, 中国
发表于 2015-11-13 13:42:24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表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5-11-22 17: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29 07:52:4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人定有好报。
发表于 2017-6-29 07:52:5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人定有好报。
发表于 2017-6-29 07:5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13 21:31:20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人有好报。
来自: 微社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网论坛 长沙夜网 长沙桑拿 长沙夜生活 长沙桑拿 长沙夜网 长沙夜生活 长沙桑拿 长沙夜网 长沙夜生活 长沙夜网 长沙夜生活 长沙桑拿 重庆耍耍网 重庆夜网 重庆桑拿 重庆夜生活 重庆夜网 重庆桑拿 重庆夜生活 重庆耍耍网 西安桑拿 西安夜生活 西安桑拿网 西安夜生活 西安桑拿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合肥桑拿 合肥夜生活 合肥夜网 合肥夜生活 合肥桑拿 合肥夜网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南京夜网 南京桑拿 南京夜生活 南京桑拿 南京夜网 南京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网论坛 外围女 外围女论坛 外围女伴游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桑拿 武汉夜生活 武汉桑拿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 武汉夜网论坛 武汉夜生活网 武汉桑拿 武汉桑拿论坛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