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阮氏宗亲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征集版主会员注册须知本站二维码
查看: 10672|回复: 55

我爱上了老婆情人的女儿(精典小说)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6-13 19: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一名医生,事情开始在去年初。当时,我到外地出差,一天晚上应酬回来,刚到宾馆,就接到了老婆的电

话。她语气忧虑的说自己生病了,我问什么病,她不肯说,追问了半天,电话那头她却一声不吭,最后悠悠的说:

你回来就知道了。然后就挂了电话。我再打过去,手机关机,家里座机无人接听。


   我感觉有些蹊跷,给她父母打了个电话,开始没说她生病的事,随便聊了一下家常,最后问她最近回家过没

有,工作和身体怎么样,老人家说她最近没回过家,但昨天上午才通过电话,一切都好。又寒暄了一会儿,我挂了

电话。


  我躺在床上想了想,又起身给她妹妹打电话,手机接通后,我开门见山的问老婆出了什么事。电话那头,妹妹

有些惊奇的反问我:你还不知道啊,她怀孕了。我愣了一下,问是什么时候的事,她说昨天下午陪我老婆去医院做

的检查。我告诉她,老婆给我打电话说自己病了,并没有提怀孕的事。妹妹说那我去看看她,过一会儿给我电话。

然而,当天晚上,我一直没有等到电话,也没有再联系上她们姐妹。


  第二天上午9点左右,我正在开会,老婆的电话打过来,说自己怀孕了,但是不想要,准备做掉。因为会议马

上轮到我发言,我只说了一句:先等等,我们再商量一下,中午和你联系。就匆匆收了线。


  中午,我打她电话,关机。给她妹妹打电话,关机。给她父母家打电话,无人接听。


  晚上,我再给她打电话,这次终于接通了。我还没来得及责问她,电话那头,她已经哭了起来,声音不大,是

那种压抑着的啜泣,电话这头,我也能感觉得到她撕心裂肺般的伤痛。她一直哭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情绪才稍微

平复。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对不起,没征得你同意,就把孩子做掉了。我不忍心说什么,也没有提中午她关机的

事,安慰她说我们还年轻,以后还会有的。


  老婆是一家外企的中层,最近还有希望提拔,她说,不希望因为孩子的关系使自己失去这次升迁机会,我表示

理解。但是,令我有些疑虑的是:每次的夫妻生活,在她的坚持下,我都使用了避孕药套,虽然说这也不能保证万

无一失(这也正是当时我没有对她提出表示怀疑的原因),但是,在我内心深处,还是隐隐有些不安。


  由于这次出差任务比较艰巨,所以,我又呆了差不多一个月。在此期间,我们正常的通着电话,互报平安。她

的情绪一天天的好转,在我回家前一周,她如愿以偿的从副职调到正职,那天晚上,她和部门的同事在酒店庆祝,

同事们灌她酒,她躲到厕所里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自己喝醉了,最后说:老公,你要加油哦!在遥远的地方,我也

被她的开心感染了,那一夜睡得好甜。


  在这期间,她的手机也变得畅通无阻了。



  回家的那天,飞机晚点,到家已经是晚上了。她和小姨妹在等我吃晚饭。保姆没在,晚饭是小姨妹做的。


  吃饭的时候,老婆告诉我,在我出差期间,保姆因为丈夫出了点事,辞工回家了,走的时候,她多给了二百元

钱。吃完饭,小姨妹说第二天警局有事,就先回了。我们商量了一下请保姆的事情(老婆不会做饭,平常我们都


忙,所以一直都请人),就上床睡觉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19: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张爱玲说:到女人心里的路通过阴〈!――>道。


  她是对的。一上床,那具熟悉的身体就让我充满了陌生感,老婆刻意掩饰的抗拒,却通过她的身体,羞辱了我

的自尊。


  完事后,我假装满足的闭上眼睛,心里开始计算着保姆离开的时间,根据保姆平常发工资的时间和收入,经过

简单的计算,我已经确定她是在老婆怀孕前三天离开的。再联系到她怀孕时几次莫名的反应,我确信:老婆出轨

了。


  和猫扑众多兄弟一样,我紧跟着你们的步伐,也戴上了这顶绿油油的帽子。


  第二天,我借着交手机费的名义去移动查老婆的通讯纪录,被告知密码已更换。我再到电信查家里座机的通话

纪录,没有陌生的号码.只是老婆和她妹妹的通话非常频繁,特别是在小姨妹去找老婆那个晚上以后,她们的通话

时间经常超过一个小时,每天两次以上。以前,平均一周打两个电话,每次不超过十分钟。


  小姨妹是pol.ice,27岁,有一个男朋友,商量着年底结婚。我相信她知道老婆的事情,但是要想从她口中得

到什么讯息,跟让哑巴说话的难度差不多,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我想起了保姆,这可能是我唯一的线索。保姆家在农村,没有电话,于是,我回家找到了她的身份证复印件,

抄下了地址。


  过了两周,我给单位请了假,跟老婆说要出差,就搭上了开往保姆所在地方的长途汽车。


  辗转了5个小时,才找到保姆的家。我买了些礼物,说出差路过附近的城市,顺便过来看看她。她很感动,忙着

给我端茶倒水,一边让丈夫安排晚饭。我问她,丈夫的事情处理好了没有。她说丈夫没事啊,我忙说记错了,对不

起。


  吃饭的时候,我问她为什么辞工,她说是因为老婆告诉她我们都要出国进修,家里不需要人了。我沉默了一

阵,说:是这样的,本打算我回来以后再告诉你。她说早几天晚几天也没什么关系,家里孩子上初中了,也需要

她。



  经过一阵闲聊,还了解到以下信息:在我出差期间,老婆有3天晚上没回家。一天晚上12点多,一个身材高大的

男人送老婆到楼下,保姆看到了他的车,她说:是一辆黑色的车,路灯比较暗,看不清车牌,好像中间有几个圈


圈。第二天,老婆告诉她我们要出国,她就回家了。



  在保姆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清早,向她告辞后,我走在乡间小路上,确定了几件重要的事情:老婆说谎了;保


姆因为看到了重要的事情才被辞退;那个男人,开一辆奥迪。



  我茫然若失的坐在长途汽车上,一瞬间,我甚至希望汽车驶出国道,坠崖而亡,让我永远没有机会面对真相。



  回城后,到医院坐了一会儿,径直回家了。我洗了个澡,有种心力惧碎的感觉,一躺下,就沉沉睡去。第二天


早上,老婆把我摇醒,告诉我她今天要出差,等几天再回来,让我去洗洗车,听着她把汽车钥匙放在茶几上的声


音,我彻底醒了过来。



  汽车是老婆进单位时我送她的礼物,那时,我卖了摩托车,动用了几乎全部的存款,就为了实现自己的承诺。

拿到车时,她抱住我,感动得哭了,泪水浸透了我的衣襟……她的喜悦,通过泪水传播到我的身上,化作幸福,让

我感觉自己置身于天堂。



  然而,几年以后,她多次流露出这部车有失她的身份,希望尽快换掉。


  而我,一直踩着自行车穿梭于上下班的人流中,数年如一日。也许,我也有失她的身份,该换掉了吧?我情不


自禁的这样想。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19:23:52 | 显示全部楼层
洗车的时候,小工让我收拾一下车里的重要物品。我在清理后座的时候,发现在座垫的夹缝里,缠绕着两根头发,

一根细长柔顺,一根粗短茁硬。我小心的用报纸包裹起来。我在疑似有精斑的地方用小刀刮下一些表层,收藏好,

放进口袋里。


  洗完车后,我回家在床上找了半天,找到一根老婆的头发,把它和另外两根头发放在一起。带着这三根头发和

疑似精斑,我迅速开车去了医院。


  通过微量元素的测定,其中两根是同一女人的头发,也就是老婆的;一根是男人的头发,我认为就是情夫的;

再通过色素含量和毛发横断面直径的测定,确定了情夫的年龄在40到50之间;通过热解离试验,我再次确定了情夫

的血型,A型。


  遗憾的是:疑似精斑可能固化时间太长,分离不出来了。


  确定了情夫的年龄,也让我把老婆同事的嫌疑排除了。她们公司年轻人多,中国人没有超过40岁的,40岁以上

的都是老外。而老婆,对老外极其反感,刚进公司的时候,想起老外身上香水和狐臭混杂的味道,她回家还吃不下

饭。


  由于老婆出差,小姨妹知道我没地方吃饭,所以和男友聚会的时候,常常叫上我。她的男朋友姓谭,是农行的

一个软件工程师。


  有一天吃饭,聊到他们结婚的事情,不知不觉又说到生孩子的问题上去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于是问小姨

妹:你姐姐做手术,去的我们医院吗?小姨妹说:不是,是临城的一家医院。


  我心里立刻充满了狐疑:我工作的医院,在本省的医疗条件最好,而且,医护人员的家属在这里治疗有许多方

便,放弃这里,去临城做手术,一定是为了隐藏什么。


  可小姨妹陪老婆去我们医院做手术,不需要隐藏行踪啊?思虑良久,我开始怀疑:老婆做手术,情夫也去了,

不去我们医院,是怕碰到熟人。


  想到这里,我内心波涛汹涌,却依然镇静的吃完饭。饭后小谭说去小便,我也跟了去。我先在后面的洗手池用

水浸了浸脸,平复一下内心的激动。进到厕所的时候,我瞟了一眼,发现小谭小便不畅,冠状沟处似有白色粘液。

作为医生,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19:24: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家的路上,我给临城医院的一个兄弟打电话,希望他帮忙调一下地下车库的录像,他说没问题,让我第二天

去,也没多问什么。兄弟就是兄弟,关键时刻鼎力相助,却不需要知道原因。


  第二天一大早,我给医院打电话调班,就趋车直往临城。


  在朋友的帮助下,我调出了那天的录像。果然,是一辆黑色的奥迪A6,车牌号是我们当地的go-vern-ment车

牌。我恍然大悟:老婆因为工作关系,经常和go-vern-ment部门接触。她的情夫,是一名官员。


  拿到了车牌号码,以后的事情就相对比较容易了。经过两天时间的努力,我基本弄清楚了情夫的基本情况。某


局局长,副厅级干部,45岁;老婆40岁,某局财务,副处级干部;两人关系在人前还不错。有一女儿,20岁,在本

城读大学。


  还有一点比较重要的情报,情夫这几天也不在本城。我想他们是在一起。


  晚上,老婆打电话给我,说明天回来。我思量着,怎么和老婆好好谈一谈。


  凭心而论,老婆虽然出轨,但是如果能及时回头,我并不想挑破。


  情夫有家庭,为了位置,也不可能和她结婚。


  他们年龄相差十几岁,基本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当官本思维、拜金主义和恋父情结的梦幻被长期地下情的愤

懑和阴暗击得粉碎时,我不知道他们除了偷情的快感外,是否真的能够找到长年维系这种关系的纽带?


  当然,年龄的差距到底是优势还是劣势,我也不敢一言以蔽之。或许女人的心理,在她的一生中,始终需要借



助父亲的影子,才会感到安全吧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19:25:17 | 显示全部楼层
过了大概三个月,那天下着大雨,老婆到医院接我回家,一路无语。快到家时,她打破了沉默,说:我想要个孩子

了。



  我说好的。


  吃过晚饭后,我们疯狂ML。她很忘情,动作激烈,控制着主动权,我配合着她,在她那久违的迷离的眼神之

中,我仿佛又找到了酣畅淋漓的感觉。


  40天以后,她告诉我,自己怀上了。


  我黯然不语。


  老婆怀孕后,她把她母亲接过来一起住,我们又请了一个人。不过,从那时开始,我就很少回家吃饭了,夜夜


宿醉,有时候还不回家睡觉。


  老婆用怀孕的事实撕裂了我的底线,我要忘记她,报复她。


  一天晚上,正在KTV唱歌,小姨妹给我打电话,说老婆不舒服,可能要送医院,问我在哪里。我借着酒劲告诉

她,自己也不知道在哪里,让她去猜,猜到了麻烦她告诉我,好让我知道自己的准确位置。


  二十分钟以后,小姨妹带着两个便衣pol.ice来到了我的包厢,从两个小姐腿上把我拽了起来,推着我下楼,塞

进了面包车里。



  老婆已经被送医院了,看到她躺在病床上楚楚可怜的样子,我不由自主的感到一阵恶心,在病房里‘哇哇’的

吐了一地。随即,就靠着墙呼呼的睡着了。


  很遗憾的是,老婆这次只是普通的妊娠反应,可能伴随着产期忧郁症,导致反应比较强烈。老婆自然会有产期

忧郁症,因为孩子的两个父亲都只能永远缩在龟壳里。我心里冷笑着,伴随着一阵绞痛。


  第二天一早,小姨妹闯进我办公室,当着病人的面数落我。我让护士把她撵走,她不走。我告诉她,这是医

院,是看病的地方,找我可以,要花钱挂号的。她扭头就走,挂了我10个号,把我骂了一上午。


  下午,我请泌尿科医生帮我查一下小谭的病历和检验报告,果不其然,我拿到了结果。我给小姨妹打了个电

话,告诉她晚上我到她那里去,有事和她谈。我要求小谭回避,她冷笑着说:可以,谅你也不敢对pol.ice干什么。


  下班时,我把资料放在费旧的特快专递信封里。到小姨妹家时,她穿着警服,还戴了帽子。我说把警服脱掉,

如果还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就什么话都不说。


  我告诉她没吃饭,让她煮碗面条。她说好,换了便装,下楼去买卤菜。煮了面,我又说要喝酒。找了半天,她

拿出瓶伊利大曲,然后绞着胳膊,站在一旁,冷冷的看我又吃又喝。


  我说你不要用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我,你以为自己是谁啊,你姐姐委屈了,你要帮她出头?她有我委屈吗?我

哪天怀个野种给你试试,让你免费当妈,看你的同情心还泛滥不泛滥。


  她蹦过来想抽我,被我一把推开。我把信封摔到她身上,冷笑说:好好看看吧,这是你家小谭的检验报告,淋

病,知道是什么吗?给你解释一下,性病的一种,全称叫做淋菌性尿道炎,主要传播途径是性生活,别告诉我是你

传染他的吧。


  说完,我抓起酒瓶,猛灌了几口。


  我清楚的知道,对她的打击是沉痛的。


  小姨妹谈过两次恋爱,初恋男友是她的至爱,因为寻花问柳被她发现,才忍痛割爱。分手时,她伤心得死去活

来,绝食了两天,一年内拒绝了任何男人的追求。


  小谭个子不高,人也不帅,外形条件和她前任男友相去甚远。她和小谭交往,主要是看重他的踏实和质朴,以

为可以托付终身。我猜,她连做梦都没想到过,她心目中这个只会写程序的技术白痴,也会有放浪形骸的时候。


  视线之中,小姨妹紧咬着嘴唇,拿着报告的手微微颤抖,眼里噙满了泪。过了一会儿,她蹲下身子,用手捂住

脸小声的哭泣起来。


  我走过去扶起她,说,你知道我的感受了吗,爱人出轨的滋味不好受吧?听我这样说,她一头扑入我怀里,放

声大哭起来,受了她的感染,我的眼睛也模糊了。


  越是坚韧的盔甲,下面的身躯越是柔软,就像乌龟的壳。(老是想到乌龟,请一个人往五年轻点拍)


  只用了一分钟,小姨妹就让酒瓶见底了。然后她翻箱倒柜的找酒,没找到,就冲出门去,在楼下的小卖铺要了

瓶琅琊台,坐在花园旁边的台阶上继续喝。我一路跟着她,陪着她,看着她分不清自己的鼻涕和眼泪。


  我背她上楼的时候,她已经醉得不醒人事了。然而,当我把她放在床上,打算悄然离去的时候,她却轻轻拉着

我的手,清楚的说了一声:姐夫,不要走。


  我笑了,有点痛。


  第二天早上离开小姨妹时,我的手机上多了一张照片,内容参照艳照门中最精彩的双人画面。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19:3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老婆躺在情夫跨下高潮不断的时候,她可曾想到,小姨妹曾经骑在我身上扭动腰身?当老婆依偎情夫怀中怜悯我

的时候,她可曾想到,有朝一日也会被我嘲笑?


  踩着自行车一路飞奔,转眼就到了医院,踏着轻快的步伐上楼梯,打开办公室的门,点燃一支烟,我的心情好

了很多。


  在我的心中,绿帽的颜色浅了不少


  老婆的肚子渐渐大了,对我的刺激也越来越强烈。还好,家里有她妈和保姆,否则,我还要帮情夫尽父亲的责

任,照顾好没出世的孩子。在家的时候,只有吃饭的时候聚在一起,平常我都躲在书房里,看书,玩电脑。我借口

怕压到孩子,也睡在书房,能够不和老婆照面,就尽量不出现。夫妻彼此的交流也减少到局限于几句话的程度:

‘开门’、‘吃饭了’‘早点睡’‘再见’。仅此而已。


  这期间,小姨妹来过一次,她和小谭分手了。告诉我们的时候,她瞟了我一眼,我假装没看见,低头扒饭。吃

完饭,我回到书房,贴着书房的门听她们在客厅的谈话。言语中,听得出来,她很关心我的情况,想方设法打听和

我有关的消息。至于和小谭分手的原因,她只淡淡的说了句性格不合,再也不愿多说。


  走的时候,她敲了敲书房的门,站在门外大声说:姐夫,我走了,对我姐好点儿。


  我打开门,她已经出下楼了。


  我给老婆说去送送她,拿了汽车钥匙,就追了下去。在楼梯间,我去拉她的手,她甩开,急急的往前走,冲出

了防盗门。我紧跟在她后面,当我家的楼房在视线中再也看不见的时候,我又去拉她,她一下就握住了,紧紧的,

仿佛一松手我就会消失似的。


  我们几乎是飞奔着跑到了汽车里,然后相拥在一起。小姨妹紧搂着我,流着眼泪说:姐夫,我想你。我轻轻吻

着她脖子,说:我也想你。


  那天晚上,我给家里打电话,是保姆接的,我说几个同事要出去喝酒,要晚点回家。


  差不多凌晨两点我才到家,老婆已经睡了。


  老婆,一直是我和小姨妹的禁忌,每次涉及到她,我们都不约而同的保持沉默。只有一次,小姨妹问我,为什

么那么肯定孩子不是我的。我说,感觉。她说万一是你的呢?我说,没有万一。她问我以后怎么办,我说孩子生下

来以后就离婚。她哭了,我知道她的意思是问我们以后怎么办,我有意回避了,因为我也不知道。


  有一天,小姨妹告诉我,有个同事喜欢她很多年,知道她和男友分手,又开始追求她了。当时我没在意。几天

后,我刚下班,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把我拦住,说是小姨妹的同事,要和我谈谈。


  我有些心虚,说家里有事,有什么话改天再聊,就匆匆走了。回头我给小姨妹打电话,她说追求她的人就是

他,我们的事情,他也发现了。我问是怎么发现的,她说他是警察,有他的手段。


  第二天,那个警察又把我拦住了。


  我不想理他,扭头就走。他一把抓住我,要求谈谈。


  我说没什么好谈的,他说我知道你们的事了,如果你不谈,我就告诉你老婆。我哈哈大笑,用手指着他的鼻子

说,你不去告诉她你就是王八蛋,我就是要她知道,谢谢你帮这个忙。明白的告诉你,我不爱**,和她上床就是因

为她是我老婆的妹妹,我老婆偷人了,我要报复她。


  他扭头就走。



  晚上,我给小姨妹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19:30:5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我在下班的路上堵住小姨妹,她打了个电话,鄙夷的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肯说。一会儿,那个警察赶了过

来,他把我推开,警告我别缠着她。


  后来,我才知道,那天说的话被警察录下来,放给小姨妹听了


  和小姨妹的事情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我有些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何况,她和那个警察正式建立了恋爱关系,我非要横刀夺爱,避免不了会自讨

苦吃,最多也是个两败俱伤的结局。


  小姨妹说过的那句话,让我体验深刻:他是警察,有他的手段。


  那个警察姓宋,岳母过生日,在酒店摆酒,小姨妹把他带来了,介绍说是自己男友兼同事。


  他一一打过招呼,然后走到我面前,满脸笑容的伸出双手握住我,说:姐夫,你好,**经常提起你,说你是

家里的贤夫良兄,以后多指点我,很多事情,我还要向你学习。我眼睁睁的看着右手在他双掌中变形,一句话也说

不出来。他用了很大的劲,我几乎听到自己手骨断裂的声音。


  我好不容易挣脱出来,坐在椅子上,平缓了一下心情,才说:小宋,你很聪明,我也很喜欢,希望以后我们能

成为一家人,客套的话就不用说了。


  酒席办得很热闹,我们这一桌却各怀鬼胎,老婆,小姨妹,小宋,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就像他们也不明

白我的心思一样。


  一天下班后,因为我明后天休假,加上本来就不想回家,就约了体检队几个医生喝酒。


  酒桌上聊到工作上的事,他们报怨在体检队没什么意思,没有机会临床锻炼,专业水平会裹足不前,等等。


  一个赵姓医生说某大学大三的学生,后天要来体检,他那天要给儿子开家长会,请我代班。我想休息一下,借

口后天要陪老婆做定期检查,加上专业不熟担心出事故,就推掉了。赵医生也没多说什么。其实专业不熟彼此都知

道是托词,体检的活是个人差不多都能干。


  临别的时候,我握着老赵的手说不好意思了,帮不上忙,他说没关系,大家散去。


  回家的路上,我突然想起,情夫的女儿不正是某大学的大三学生吗?我思虑良久,摇了摇头,缓缓向家走去。


  第二天晚上,老婆站起来乘饭的时候,她凸起的肚子碰到了我的胳膊,我一下恶心得再也吃不下去。匆匆逃回

了书房。


  我趴在书桌上,羞耻和愤怒,就像分别是阿里和泰森的两对铁拳,轮番将我打得粉身碎骨。


  我给老赵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明天有空,可以替他代班。他很高兴,说正愁找不到人,我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谢谢。我说不用谢,应该我谢谢你。


  那晚,我一夜未眠,终于,我要开始接触情夫了。


  复仇,才刚刚开始。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19:31: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看到情夫的女儿时,她正在测视力。看着她清辙的眼睛,纯洁得像一尘不染的矿泉水,我心中激荡了一下,

头有些晕厥。这种感觉,是当年我第一眼看到我老婆时,曾经有过的。


  
  轮到我检查的项目时,我故意说她的身体有些的异常,吓得她不轻,我又安慰她说,只是些小问题,调养一下

就会好的。并把我的手机号码留给了她,告诉她有什么事可以找我,当然,借着关心的名义,我也留了她的电话和

宿舍地址。


    她血液检测的结果,我当天就拿到了,有些贫血。
  


  其它,没有什么问题。
  
  

    她血液的指标,当天我就打电话告诉了她,听到贫血后,她有些淡淡的忧伤,但是我对非常感激,因为她的同


学在好几天后拿到结果。
  


  用关心和建议的借口,我保持了每两天和她通一次电话的速度。慢慢的,我们就熟络起来。
  


  一个月后的某个周末,在没有通知她的情况下,我买了一束花和一些补血的营养品到学校看她。她很高兴,和

我一起吃了晚饭。言词中,我漫不经心的赞美着她,假装意外的寻找到了共同的话题,惊奇的发现了一样的爱好。


她笑得天真烂漫,说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临走的时候,她告诉我可以叫她YY。我问:是不是最亲近的人才这样叫?她低着头说:是的。
  


  我说你可以叫我大叔,现在最亲近的人也这样叫。她笑着打了我一下,说,你不老,我叫你哥哥。
  


  这段时间,我仔细研究过她的体检报告。报告上,血型是有的,根据生日,我推算出了星座。再综合星座和血


型,总结了一下这类女孩的基本性格特征。虽然通过星座和血型判断人的性格,多少有点虚无缥缈,但是我不想打


无准备的仗,而且,我必须成功。


  我开始坚持每天给她发短信,首先,我要成为她生活中的一个存在。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19:31: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次看到情夫的女儿时,她正在测视力。看着她清辙的眼睛,纯洁得像一尘不染的矿泉水,我心中激荡了一下,

头有些晕厥。这种感觉,是当年我第一眼看到我老婆时,曾经有过的。


  
  轮到我检查的项目时,我故意说她的身体有些的异常,吓得她不轻,我又安慰她说,只是些小问题,调养一下

就会好的。并把我的手机号码留给了她,告诉她有什么事可以找我,当然,借着关心的名义,我也留了她的电话和

宿舍地址。


    她血液检测的结果,我当天就拿到了,有些贫血。
  


  其它,没有什么问题。
  
  

    她血液的指标,当天我就打电话告诉了她,听到贫血后,她有些淡淡的忧伤,但是我对非常感激,因为她的同


学在好几天后拿到结果。
  


  用关心和建议的借口,我保持了每两天和她通一次电话的速度。慢慢的,我们就熟络起来。
  


  一个月后的某个周末,在没有通知她的情况下,我买了一束花和一些补血的营养品到学校看她。她很高兴,和

我一起吃了晚饭。言词中,我漫不经心的赞美着她,假装意外的寻找到了共同的话题,惊奇的发现了一样的爱好。


她笑得天真烂漫,说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临走的时候,她告诉我可以叫她YY。我问:是不是最亲近的人才这样叫?她低着头说:是的。
  


  我说你可以叫我大叔,现在最亲近的人也这样叫。她笑着打了我一下,说,你不老,我叫你哥哥。
  


  这段时间,我仔细研究过她的体检报告。报告上,血型是有的,根据生日,我推算出了星座。再综合星座和血


型,总结了一下这类女孩的基本性格特征。虽然通过星座和血型判断人的性格,多少有点虚无缥缈,但是我不想打


无准备的仗,而且,我必须成功。


  我开始坚持每天给她发短信,首先,我要成为她生活中的一个存在。
 楼主| 发表于 2009-6-13 19:31:51 | 显示全部楼层
周一下班后,我到学校去找YY。

  
  她没在宿舍。我给她发了一个短信,问她在哪里。她回信说和同学在外面看电影。我没说自己在学校,只让她

注意安全。
  


  一直等到快十一点钟,看见她和另外两个女生朝宿舍走来。我迎上去招呼她,她很吃惊,问:你怎么在,我

说:顺便路过想来看看你,不过,给你发短信的时候就到了。说完,我祝她晚安,转身走了。她的两个同学在后面

笑。
  

  在路上的时候,收到她的短信:谢谢你来看我。

  
  我回短信:明天我还会顺便路过你学校,在吗?

  
  她回短信:一直都在。
  


  第二天出门的时候,我给老婆说要出几天差。就在临城,路途短,开车去。她说:好,注意安全。
  


  我又到医院附近的房地产中介找了个房子,忙活了半天,中午才到办公室。

  

  抽了一支烟,整理了一下思路,我给友好医院的一个兄弟打电话,请他帮我留个床位。他说:行,现在床位不

紧,你不打电话也有的。又问:是不是你们医院住不下了?我叫他别管,把床位留上就行了,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

生也不要吱声。他笑了笑,说:随你大小便。
  


  吃过午饭,我给YY打电话,约好六点半在学校旁边的浓情咖啡厅见面。
  


  ‘不见不散’,我说。
  


  ‘不见不散’,她也说,我仿佛看见她咬着嘴唇的样子。
  


  两点钟左右,我给YY发短信,骗她说临时有个重病号,要做手术,但我一定会在六点半以前赶到咖啡厅。
  


  过了半天,她才回短信:工作要紧,改天再见吧?
  


  我回短信:我一定会到的,如果第一次约你,我就不遵守承诺,请你一辈子都不要理睬我。
  


  她回短信:好,我会等你。
  


  我回短信:六点半。
  


  她回短信:恩,六点半,不见不散。
  


  我发完短信,关上了手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在线认亲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认亲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